ALKAID

GGAD/MHSH/JMSH
以文为主,从此决定要为冷圈做贡献
咸系
活死人一个

【神奇动物】剧本里几个重要细节

墨殊:

【涉及剧透】


【涉及剧透】


【涉及剧透】






1.


首先说下剧本整体,和电影98%都是一样的,剧本对细节处理较电影要清楚很多,所以读了剧本能更好地理解第一部的故事。


电影里叙事重点明显放在Newt和他的神奇小伙伴们身上,也是剧情发展的核心推动力。但剧本里Newt和Credence两条线无论是占比还是对剧情的推动都同等重要,而第三条格林德沃的线埋在Credence故事线中,不算突出。


罗琳在片子上映前采访说过,神奇动物真正要表达的故事不是看上去最显而易见的那一个,那么到底故事主体是Credence (Obscurus)这种被压迫的边缘人身上(两个世界的矛盾),还是活在报纸头条和别人的故事里、老想搞个大阴谋的格林德沃身上?目前来看,如果罗琳讲的第五部会由格邓大战为结束, Heyman说接下来主角重心会有转变,下部地点定在巴黎和英国的话,那接下来重心必然是格林德沃,还有魔法社会与麻瓜社会的矛盾上。


 


不过讲真,不管是格林德沃的理想,对Statue of Secrecy的诘问,还是Credence所揭露的社会边缘人的问题都是很有潜力的题材,虽然这两条线加起来在这一部里也可能只有Newt线的一半,且冲突与发展都被压缩在影片最后不到30%里,希望接下来四部罗琳能把握住好好发展,不然实在浪费。


叙事不平衡是这次剧本包括电影最大的问题。其实Newt线和其余两条基调完全不一样,Newt线其实是稍低龄向,另两条服务现已成年的观众们。三条线感觉罗琳和耶茨都想讲,但不管是电影的叙事和镜头语言,还是剧本本身都没平衡好这两条主线及一条暗线(格林德沃)。所以才会出现电影某些情节衔接突然,轻松的特效场景比真正剧情发展多很多,以及节奏失衡的问题。


 


当然也不是说那些轻松的特效场景不好,毕竟主标题就是神奇动物在哪里,当Jacob走进箱子,主题曲响起时,当Newt摸着Thunderbird说这才是我来美国真正目的时,多少影院的观众在座位上激动得热泪盈眶。


 


2.


剧本有几个核心细节非常清楚:


1) Graves/Grindelwald对Credence的确是性骚扰。


即使对方生理上成年,但剧本每次代指Credence基本用的都是child/boy之类的词。电影里稍微subtle一点(感谢演员),但剧本非常explicit. Graves又是色诱又是控制性的肢体接触,还老故意摸那孩子的脸、手心、脖子之类的敏感地方。Credence则是一边害怕这种触摸(再一次构成了性骚扰),又渴望这种带着爱意的触碰。


太可怕了。不知道罗琳在想什么,这个已经不是灰色地带了。老格这次是没法reason的。


随便摘两段他们互动的动作描写,都在电影里出现过,注意看用词:


"A pause. Graves rests a hand on Credence's arm. The human contact seems to both startle and captivate Credence."


"Graves gently, almost seductively, moves his thumb across the cuts, healing them instantly."


"Graves moves close, placing the chain around Credence's neck as he whispers....Graves places his hands on either side of Credence's neck, drawing him in, his speech quiet, intimate."


"Graves moves even closer to Credence, his face inches from the boy's neck -- the effect is both alluring and threatening -- as he whispers."


还有一些其他差不多的就不放进来,用词不难我也不翻译了,大家看看就可以报警了。




【当然别误会,我不是指格林德沃是恋童癖,或是变态之类的人,他也并不是为了摸一把可爱的男孩子而用了这种手段。个人认为他通过观察出Credence的情感缺口而决定用这种亲密的方式去控制对方,目的在于控制和为我所用,他对Credence本人没有情感,只是欣赏他内部的obscurus.


但问题是,他做出的行为的确构成了骚扰。Credence是个从小被虐到到大,心理不稳定的人,严格意义上甚至不能算是成年人,他想要这个吗?并不,无论是电影里Credence所表现出消极的接受,还是剧本里单纯对抚慰的渴望,都不是Graves/Grindwald给他的东西。


至于为什么单独指出来这点,是因为看到中英文社交网络舆论很不同,一刷后当我美国朋友说她在看到小巷那里不舒服时,我还以为是文化差异,直到读到剧本才知道有多explicit.


再次感谢囧林对Graves的演绎。】


 


2) 关于格林德沃。


第一个就是他想搞的大阴谋。


片子一开头的报纸都是1926年他在欧洲进行的一系列袭击,标题诸如:“谁(他妈)是格林德沃?”“格林德沃在哪?““霍格沃茨增强保安措施”等等,以及后面Tina带Newt去的小酒吧的墙上也有一条对格林德沃的悬赏,原因是他在欧洲杀了很多麻瓜。


再由之后Graves审Newt,借着Newt的口说出他这两年的计划就是大规模屠杀普通人类,暴露魔法社会,从而引发两个世界的战争。那么格林德沃对Obscurus的追踪应该也是想利用它们的力量,这解释了为什么他来到纽约。包括影片开头出现在欧洲的格林德沃,和那道与最后面Credence从内爆发出一模一样的能量来看,他应该找了Obscurus一段时间了。


不知道这个和Ariana Dumbledore包括校长本人有多少关系。我的猜想是Ariana也是obscurus,毕竟在审问时,Newt在Graves问“Now, what makes Albus Dumbledore so fond of you?”他的回答是:“I really couldn't say.”那很有可能就跟邓布利多妹妹有关。而且后面Newt对Tina解释也是他想好好研究Obscurus,怎样拯救宿主。Newt有可能因这点和校长有关系。


格林德沃找寻Obscurus的动机目前也不清楚,要运用Obscurus的力量吗,是哪方面的力量?还是说和Ariana有点关系。不过如果是要寻求力量的话,格林德沃此时应该还没得到长老魔杖。


第二个关于格林德沃很明显的就是他二元化的情感。一方面是对身边人的冷漠,审完Newt就要他和Tina死,哪怕对方是邓布利多的学生;还有对Credence失去耐心后,在对方说出"please help me"时突然狠打了他一巴掌,发现Modesty不是自己要找的Obscurus时,“Modesty is nothing to him now.”


与此对比的是他对信仰和力量的狂热与迷恋。每次Credence变成obscurus都痛苦无比,身边连带伤害无数,死的死伤的伤,而格林德沃就忽然兴奋愉悦,欢喜跳跃。甚至出现了后面在地铁站里被Obscurus形态的Credence按在地上打的时候,还要迷汉般地跪下:


"Graves is mesmerized -- he falls to his knees beneath the vast black mass -- pleading in wonder."


同样,地铁站里他把Newt打趴,对方都毫无还手之力了他还停不下来,就是想折磨Newt:"Graves continues to whip Newt, a manic, crazed look in hiseyes."


真是毫无必要的突然虐待狂。


也就是这时被Newt护在身后的Credence因为感到了别人因他而遭受痛苦,才承受不了再一次变成了obscurus.


第三个是格林德沃某些行事风格(和槽点)。


审Newt时,Graves召出那只小的obscurus, Newt立马回头安抚Tina说离了宿主obscurus就无害,结果紧接着Graves来了句:“So it's useless without the host?”一句没忍住就把自己给招了,更令人费解的是他立马发现自己说漏嘴后,竟然赶快转移话题,一口大黑锅甩向Newt和Tina急着让他们狗带。再后来Newt和Tina越狱之后的一幕就是Graves赶着出门,剧本里的描述是“For the first time, a look of panic on his face.”


最后obscurus被打跑后,格林德沃本来要走,结果突然就决定回头去单挑一大票傲罗和美国魔法部总统,剧本里给的是:“Graves thinks for a moment -- a sneer of derision and irritation crossing his face. He turns, confidently strike back along the platform.”


等等,他思考了几秒,被激怒又露出一丝嘲笑,接着转身就要弄死在场所有人?这里格林德沃的动机是什么,气炸要发泄,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干翻全场后潇洒离开?如果他有什么计划要故意留下来的话,那为什么这里被抓后就立马越狱了??


【补充下有评论说,这里他是对魔法社会因为保护麻瓜而杀掉Credence愤怒,觉得那群人无可救药,自己也没必要再忍就干脆清场走人。】


包括之后德普版的肥格,经过Newt时来了句莫名其妙的:“Will we die, just a little?”我真是想不明白他要表达什么,还装逼失败让Newt一脸懵逼(bemused)。这句话除了让德普的肥格装个x,引出下几部看上去很厉害的主线(死亡圣器)以外,完全搞不懂放在这里的意义在哪。


这部里(而不是之前HP书里)格林德沃有非常出彩的地方,他有大局观,善于观察,手段狠厉,但又有说漏嘴,甩锅,毫无必要地虐待他人,对小朋友行为构成了骚扰,最后强装酷炫地被抓进局子,还偶尔会panic一下的缺点。


这样的格林德沃,与之前HP书里给人感觉不太一样,真心希望之后会有更复杂的人物塑造和展开。


当然还要吐槽一下,剧本里写格林德沃是金发蓝眼:


"Graves transforms. He is no longer dark, but blond and blue-eyed."


所以德普那个美瞳是怎么回事(。


 


3) Credence


剧本很明确地指出Credence变成obscurus在地面上到处窜的时候一直被傲罗攻击,后面所有傲罗一起打他的时候,那股从他内部爆发出的蓝色光芒是obscurus力量的一部分,接下来突然消失是因为他跑了,所以Credence没有便当,包括最后Newt盯着一缕飘向天空的黑雾也是obscurus的一部分,想回到Credence身体里去:


“Newt sees a tendril of black matter, a small part of the Obscurus, floating down through the roof. Unnoticed by anyone else, it eventually floats up and away, trying to reconnect with its host.”


那么问题来了:Credence到底有多强,全美最顶尖的傲罗一起打他都打不死。第二就是他跑后有谁跑去找他了?(估计是Newt,制作人之一Heyman在推上证实Credence存活,还登上了和Newt同一艘船回英国)。当然接下来他会在欧洲战争里起什么作用,作用有多大就是下几部电影的事了。


另外Credence的意识也是很有意思的一个地方。他在Obscurus形态时应该只维持自己的基本意识,所以会去攻击那些之前伤害了他的人,但同时他又会在变形前后感到害怕和痛苦,应该是知道自己在obscurus形态杀了哪些人,所以会蹲下来保护自己,努力不变形不去伤害别人。之前Tina救了他后应该也obliviate了他,但后面地铁站里他明显认识Tina,不知道是咒语免疫还是并没有被obliviate, 或是一种心底本能般的亲近感。




4) Tina丢掉傲罗身份是因为她救了Credence,这点在电影里原因不太连贯表现不算清楚。剧本倒是很明显地写了Tina一直调查the Second Salem,看不过去Mary Lou老打Credence才出手救了他,还在一大群麻瓜聚会的时候找上Mary Lou施了咒,结果要oblivate很多人,就丢掉饭碗。


但即使她不再是傲罗也坚持一个人调查the Second Salemers,一直注意Credence,如果不是这种正义感和坚持,甚至都不会有片子开头三位主角的相遇,也不会有后面她使Credence冷静了几秒。电影没有怎么表现这点也略显遗憾。


(可惜这部里真正关心Credence的人并不能提供实质性的帮助,反而是跟他最亲近的人一直虐待操控他。)


还有剧本里很强调Tina的一个特质,就是同情心和保护欲。她非常同情那些弱小的人,不管是一个麻瓜,一个从小就被虐待到大的怪胎,还是她刚进入Newt箱子里看到的那些神奇生物们。


这也是为什么Newt非常喜欢她的一个原因,Newt看待一个人基本取决于对方如何对待他的小伙伴们。


 


5) 还有一些其他细节:


对Percival Graves/ Gellert Grindelwald的描写:


"Smart clothing, very handsome, early middle-aged, his demeanor differs from those around him. He is watchful, tightly coiled, an air of intense confidence."


"Graves holds a finger to his lips, signaling for Tina to be silent. The gesture is patronizing, but authoritative."


大帅比,很强,是个控制狂,非常专注,又有点自恋的样子。


Leta Lestrange:


是的就是那位Bellatrix Lestrange的Lestrange(。


Queenie有句:"She was a taker. You need a giver."不知是特两人情感关系还是别的什么特质?这里用的是过去式。


最后Tina送别Newt时问到Leta, Newt用了现在时:"I don't really know what Leta likes these days because people change."


所以到底是死是活,现在是什么状态啊(。


天台上Jacob拉住Queenie,Queenie回头读了他的心,看到的是Jacob在一战时的经历,为什么不想让Queenie去,战争的回忆和对Queenie的关心打动了她。


 


————————————————————


目前能整理出剧本重点就是这些,如果我正确地理解了Heyman的话,而下一部的确会聚焦巴黎伦敦的话,那么接下来几部重点应该就是格林德沃和战争。


 


希望罗婶到了下一部能稍微改善一下剧本的多线叙事能力,用故事和复杂的人物来打动观众;真诚希望接下来造型师能善待德普,也祈祷后续邓布利多的选角、造型和人物塑造,包括格邓两人都不会令人失望。



评论

热度(263)

  1. ALKAID墨殊 转载了此文字